当前位置:呛愉听书网 > 总裁豪门 > 契约爱妻

提起第一次的受伤

一群人围着他,帮着处理伤口,她也很着急,可是一想起,他今晚的行为,她心里真不是滋味。她就在门外,看着他,眼泪不自觉的流

楼下传来声音,是他父母来了“怎么办?我要怎样解释,我,真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……”她心里实在难受

“深儿,深儿,怎么样了?”舒曼青着急的问,这个优雅的女人也只会在自己儿子的事上乱了情绪

还不等她开口,直接忽略她,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乔云震也一脸着急,在屋里走来走去。嚷嚷着“医生呢!吃闲饭的……”

林梓意是多羡慕他,生活的无忧无虑,又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。

乔云震突然发问“他是怎么回事?你不是答应我,会好好照顾他吗?”一脸的怒气

“对不起,叔叔,我不是故意的,我,我”她还没说完,直接被打断“多大的事,我自己在廊道摔了,哈哈……”他还是尽力扯着笑

“深儿,你这脑袋本来就做过手术,怎么能这么不小心……”舒曼青担忧的说,眼神又看向她。显然,她这儿子受伤哪次与她无关,她大概也猜到了

“妈,没事的,就是有点疼”他还是尽力笑着,时不时看向她,心里很心疼她,受委屈了。可是,心里又很气恼:死丫头,都不知道来看我。

:“过来!扶我一下,不会啊?”他朝她喊着,“哦哦,马上”她急忙过来,托起他的一条胳膊,又看见头上的纱布,都染红了,心里实在是难受,她真不是故意弄伤他的。

“傻了?扶我换衣服去!”她突然反应一下,她居然走神了。“哦”她又小心的扶着他,然后走进衣帽间“小心一点”舒曼青还是不放心,乔父在打电话,几乎是用吼,让私人医生赶紧过来,又在联系医院。

“你,要哪件?嗯?”她轻声的问,他光明正大的倚靠在她身上,很开心,似乎头也不那么疼了。他很享受,这短暂的温柔,平时,她绝不会这么好的态度,更不愿意靠近一点点,总是保持着距离,让他很不爽,可是也没办法。今晚,他似乎太急了,他盯着她,不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。

“你说话啊!看我,干什么……”说话声音逐渐小了,现在的姿势,的确挺让她尴尬的。“你觉得我应该穿什么?嗯?”好笑的问她,还是盯着她。

“好了,就这个吧!”她得打破这尴尬,随手拿了一件灰色的衬衣,递给他“我头疼,这手没劲儿了”又恢复那痛苦的表情。她心一紧,想起来刚才的样子,急忙,让他坐下。她在干什么?她突然反应过来,她怎么在解他扣子呢?好尴尬啊!抬头看着他,他正一脸坏笑。就在她松开手,“还是你自己,唔……”他居然捧着她的脸,狠狠的亲她。她急忙推开,结果,听见他”嘶!好痛!”“对不起,我,我不是故意的”她急了,急忙摆手。

“先帮我换衣服,头痛!”他是真的疼了。她赶紧解开他衣服,唰的脸红了,但还是硬着头皮,给他脱下又换上。最后扶他出去,他居然在她耳边说“我的身材不错吧!跟我,你不吃亏”她的脸更红了,可现在又拿他没办法。

私人医生急忙扶过他,赶紧拆了纱布,检查伤口,又仔细的处理着,最后让助手们扶着他,坐电梯下去“划伤的口子比较深,而且不止一处,我们得赶紧去医院处理”乔母赶紧摆手示意“快点,当心点!”然后叫上林梓意,结果乔墨深一句“不要叫上她,让她休息!”舒曼青盯了她一眼,没说什么,赶紧和乔父坐车走了

一行人扶着他进了手术室,乔父乔母就在外面等着,十分焦急。大约一个多小时,被人推出来又转入单独的病房。他就躺在那里,头上缠了纱布,脸上没有血色,模样很是憔悴。舒曼青看着自己的儿子,心里十分难受,眼泪没忍住,急忙走过去坐下,拉着他的手,慈爱的看着他。乔父,赶紧帮她擦掉眼泪,细心安慰她,没事了。

私人医生徐子瑞赶紧说“乔少的伤口处理的很好,没有什么大问题,只是以前也做过缝合手术,现在担心的是,他可能会有后遗症”

“什么!你是说,他还有后遗症?”舒曼青一下子站起来

“你继续说,什么后遗症?”乔父比较镇定,心里还是很担忧

“乔先生,乔太太,的确是的,以前也进行过手术,现在,又二次创伤,虽然不是同一地方,而且这次还好只是划伤,但是剧烈的撞击,可能会造成脑震荡等,头痛,头晕的现象也不能排除,毕竟,当年受伤的情况很严重,实在不能……当然,还得看乔少的体质而言……”

“想办法,我不能让我的儿子成这样!”乔父怒了。“养你们是干嘛的?我不要听你说,我要你治好!”

“深儿,深儿,不会有事的……”舒曼青抽泣着,乔父只好轻拍她的背,安慰她

独自在家的林梓意,把自己锁在房间,窝在沙发里蜷着,哭了。她很自责,她记得13岁生日那天,庆祝后,16岁的乔墨深偷偷爬上树,想给她把鸟窝弄来,因为她说过“墨深哥哥,为什么这树上的鸟窝是绿色的?”他笑着刮了她鼻子“笨啊!谁说鸟儿不能用绿色的草杆弄窝啦,哈哈~”

结果,他摔下来,后脑着地,当时,咚!的一声,大家都被吓着了,赶紧一看,“天啊!”佣人们发出惊叹,脑袋下的血迹还在蔓延开,那个场景她想起来,都后怕。“该死!我怎么忘了他受过伤!也是我害的!呜呜呜~u~”边说边打自己的头,她真的好内疚。那一次,他也说不关她的事,现在,又说是自己。原来,从那以后,她再也没有庆祝生日,乔父乔母对她的态度也变得不冷不热。一切好像回归原点,她再也没有刻意记得生日。

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她就觉得心里难受,眼皮很重,自己好累啊!

热门小说推荐:傲凌云巅〕〔我的山寨爸爸〕〔黑暗中有个人〕〔武逆玄尘〕〔轮回千年:丝丝不断〕〔笙笙歌〕〔三界圣尊〕〔相思赋:夙敌棋子王妃〕〔寡淡〕〔镇魂街之神话系统〕〔达魔路〕〔重生之嫡女难逃邪王手〕〔大神进化法则【特典番外】〕〔重生之帝女有毒〕〔倾城倾国的迷糊公主第二季〕〔灵异诡纪〕〔偃巫传说〕〔萌萌大世界〕〔泯刃〕〔魔农〕〔云涌风正劲〕〔手游之无限召唤〕〔幸福,从错过开始〕〔春的寄语〕〔跨时空〕〔天命之人逆命子〕〔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姜天羽〕〔媚骨尘快穿〕〔重生之丧尸王朝〕〔执手为你画红妆〕〔爱情公寓之神级任务系统〕〔半世烟花〕〔龙裔英雄传〕〔查理九世之鬼火桃花的阴谋〕〔绝世浪客〕〔进化丧尸〕〔望君归〕〔一生叹息〕〔王爷放过我:鬼眼邪妻〕〔天命之三界之尊〕〔狼与星海狼女紫梦复仇记〕〔我的21年人生〕〔仙君重生之初入都市〕〔圣凡录〕〔西游缘〕〔天地琴殇〕〔银河曙光〕〔遮天之再续辉煌〕〔小丑的无限〕〔绝世唐门之神器纵横〕〔惊笔点梦录〕〔历练成王〕〔魔兽主宰〕〔谪仙飘〕〔剑道傲骨〕〔重生之六道主宰者〕〔独我之路〕〔长安十三朝〕〔无权小郡主〕〔一生犹可恕〕〔青天陵〕〔期麓微缘妖成祸还是福〕〔不世邪王〕〔可否〕〔弑神魔修〕〔天图纪〕〔末世天歌〕〔阴阳鬼面十三少之奇遇〕〔逝者为恶〕〔如色坊〕〔长命人〕〔末世洪荒逆〕〔人不与花红〕〔奇幻洞府〕〔初光与初色〕〔末世剑行〕〔火烈鸟的未来〕〔地藏王纪〕〔故笙离歌〕〔异能警士〕〔不悔遇凌轩〕〔遣灵师〕〔落叶离离〕〔但见泪痕湿〕〔修仙之永生花〕〔关于我是妖主这种奇怪的事〕〔寻宝手札〕〔娱乐致死〕〔蓝采和与西游记〕〔万宠契约〕〔诡闻异簿〕〔天道都怕我〕〔我只是个炮灰女配罢了〕〔九家客栈一座破庙〕〔少女苏醒吧〕〔花下琉璃醉世空〕〔第五幼儿园的恋爱日常吖〕〔为何慕歌〕〔神之泪之晨曦曙光〕〔我的爱情绝技法〕〔逆天狂徒蓝色的烟火著〕〔血灵纵〕〔exo之星辰沫雨〕〔等风吹等君归〕〔箭神飞羽〕〔别走我的普通女孩〕〔无限之剧情拓展〕〔201寝室〕〔炼狱的彼岸花〕〔鲜红恐怖〕〔舰娘时代〕〔怒啸天下〕〔血族虐缘:轮回恋不忘初心〕〔不及你一眼〕〔陵兰风云录〕〔旧歌映梦〕〔笙箫念〕〔轮回剑决之重生〕〔穿越候选人〕〔燃灯新传
最新入库小说:囚爱之邪帝霸爱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利刃侠〕〔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鲸鲨暗河〕〔道士爷爷〕〔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传说之下之时间线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神之迷域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难遇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盗墓王者〕〔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启征途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苏苏营救计划〕〔契约爱妻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鲸鲨暗河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万界崇凰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傲娇总裁宠萌妻〕〔归时繁花尽流光〕〔恶灵之刃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梅萼调〕〔神坑穿越瓦罗兰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难遇〕〔后洛神赋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风琴雨夜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失忆大小姐〕〔恶灵之刃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玩命王妃〕〔刻浊星逝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寻亲旅恋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年年岁岁声声慢〕〔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妹妹是假少女〕〔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〕〔后洛神赋〕〔未央月影〕〔血族灵契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无忧城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寻亲旅恋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血降〕〔诡镇怪谈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〕〔菲花之梦〕〔永寂山河〕〔不要再逃了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恶灵之刃〕〔宇宙纵横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山海不平隔云天〕〔血族灵契〕〔苍茫末世〕〔北武都尉司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血液羁绊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容安馆的你〕〔无忧城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问仙之旅〕〔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〕〔诡异童话〕〔家有妖医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后洛神赋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利刃侠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〕〔蚁恋〕〔娱乐圈之倾世妖娆〕〔神坑穿越瓦罗兰〕〔古荒道月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血降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绯色断罪之人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